数字货币投资有风险,富民财经无投资暗示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富民财经>黄金>大幅举债“双刃剑”凸显 新兴市场国家身陷主权债务兑付泥潭

    大幅举债“双刃剑”凸显 新兴市场国家身陷主权债务兑付泥潭

    黄金admin2020-05-12 1:406200A+A-

    原标题:大幅举债“双刃剑”凸显 新兴市场国家身陷主权债务兑付泥潭

    摘要 【大幅举债“双刃剑”凸显 新兴市场国家身陷主权债务兑付泥潭】随着各国不断举债加码积极财政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相关主权债务兑付危机正如影随形。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数据显示,3月份全球主权债务发行量飙升至2.1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值,达到2017-2019年平均0.9万亿美元的逾两倍,令越来越多主权债务兑付压力本已沉重的国家雪上加霜。“目前,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正在密切关注部分欧洲、新兴市场国家正面临的新一轮主权债务兑付危机演变过程。”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各国不断举债加码积极财政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相关主权债务兑付危机正如影随形。

    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数据显示,3月份全球主权债务发行量飙升至2.1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值,达到2017-2019年平均0.9万亿美元的逾两倍,令越来越多主权债务兑付压力本已沉重的国家雪上加霜。

    “目前,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正在密切关注部分欧洲、新兴市场国家正面临的新一轮主权债务兑付危机演变过程。”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

    由于疫情冲击导致经济停摆与主权债务兑付压力日益高涨,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只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紧急资金救助。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近日表示,当前IMF已在103个请求救援国家里,向其中50个国家提供180亿美元紧急资金救援,并暂停25个最贫穷国家债务偿还。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格洛索普(Edward Glossop)表示,当前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已在主权债务违约的边缘,比如安哥拉、尼日利亚等全球18个新兴市场国家的美元计价债券收益率较美国国债高出逾10个百分点,已处于不良水准。

    “这种价差不意味着这些国家难逃债务违约,但其债务违约可能性已处于历史最高。”他表示,在当前难以削减发债规模刺激经济复苏的情况下,这些国家要渡过主权债务兑付难关,一是寄希望全球资本重返新兴市场,二是考验他们与其他国家(或国际金融组织)的货币互换筹资能力。

    “债务货币化”保驾护航

    “这场疫情正令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悄然卷土重来。”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2020年原本就是欧洲多国主权债务偿还高峰期,比如4月-7月期间法国与意大利分别有2969亿美元与2771亿美元债务到期,如今随着疫情冲击导致这些国家不得不扣动大幅举债扳机为积极财政措施筹资,令欧洲多国债务负担水涨船高。

    具体而言,债务占GDP比重早已超过135%的意大利近期正酝酿出台500亿欧元经济援助计划,令债务占GDP的比重一举突破150%,远远超过此前欧洲债务危机爆发的水准;西班牙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原先这个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早已突破100%,如今2000亿欧元经济援助计划出台(相当于西班牙GDP 的20%),令其债务占GDP比重逼近130%。

    中银证券研究所最新研报指出,鉴于欧洲各国的经济基本面、债务与财政等状况,当前欧元区主权债务违约风险较大的两个国家,分别是意大利和西班牙。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缓解欧元区国家主权债务违约风波,欧洲央行早早未雨绸缪——3月中旬,欧洲央行在宣布出台7500亿欧元紧急救助计划(QE购债)时,还放宽现行的资产购买标准,将信用评级较低的希腊等欧洲国家国债纳入资产购买范畴,以此缓解意大利、希腊、西班牙等债台高筑国家的主权债务兑付风波。

    此外,近日欧洲国家财政部长还在讨论出台规模达到5000亿欧元的新财政刺激计划,但此举却遭到德国、荷兰等国反对而面临搁浅,原因是德国、荷兰等国认为5000亿欧元财政刺激计划将加重自身的债务负担同时,却让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减轻债务压力并刺激经济增长。

    在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观部门主管Dario Perkins看来,这背后,是德国、荷兰等负债率较低的欧洲国家也面临债务高企压力。比如德国二季度发债规模将骤增至1305亿欧元,以应对疫情对本国经济停摆的冲击。

    “所幸的是,鉴于欧洲经济整体复苏的考量,各国可能采取折衷方案,即由欧洲央行继续加码债务货币化,通过QE购债措施为5000亿欧元新财政刺激计划募资买单以解决各方分歧。”他指出。正是欧洲央行的大举兜底,令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对押注意大利、西班牙主权债务违约反而“投鼠忌器”。

    申请资金救助“代价不菲”

    相比而言,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务兑付风波正处于“一触即发”的危险境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此前发布报告指出,当前撒哈拉地区以南的非洲半数国要么面临陷入债务危机的风险,要么已陷入债务危机。原因是3-4月期间新兴市场资本外流总额达到550亿美元,触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逾2倍。若资本外流得不到快速遏制,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违约浪潮将很快来临。

    “不只是撒哈拉地区以来的非洲国家,目前土耳其、阿根廷、黎巴嫩、埃及等新兴市场国家已深陷资本外流、外汇储备大幅流失、大幅举债刺激经济复苏导致债务规模骤增、主权债务兑付压力日益严峻等窘境。”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

    研究公司Dealogic指出,如今新兴市场国家之所以深陷主权债务违约泥潭,除了疫情导致经济停摆、外汇储备流失与债务规模骤增(举债用于出台积极财政措施稳住经济),还因为它们必须偿还巨额现有债务。比如去年新兴市场国家的美元计价主权债券借款高达1226亿美元,其中240亿美元将在今年到期。

    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表示,由疫情式经济衰退所导致的新兴市场债务危机,将成为金融市场需要警惕的一大“灰犀牛”,尤其是疫情对亚非拉等新兴市场国家的冲击正逐步升级,令脆弱的新兴市场经济雪上加霜——未来6-12个月,疫情或令新兴市场经济衰退风险和违约风险双双加剧。

    在Dario Perkins看来,由于多数新兴市场国家没有与美联储签订货币互换协议筹资美元应对主权债务偿付风波,因此他们只能向IMF等国际金融组织申请紧急资金救助,但这导致它们不得不付出较大的代价,比如大量出口业务只能由美元结算、必须用美元偿还IMF紧急救助款,以及大幅度压缩财政支出(无法通过大规模积极财政措施刺激经济复苏度过疫情冲击)等。

    “然而,若缺乏IMF组织的紧急资金救助,不少新兴市场国家的主权债务违约处置则显得步履蹒跚。”他向记者表示,比如美国贝莱德富达等国际债权人近日拒绝一项由阿根廷政府所提出的,将所有主权债务偿还延期三年(豁免380亿美元利息支出,本金偿还额减少36亿美元)的提议,导致阿根廷650亿美元主权债务违约“箭在弦上”。

    “这吸引华尔街不少对冲基金纷纷押注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务违约,一是IMF不可能无休止地救助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二是资金救助过程的苛刻条件令这些国家未来外债兑付压力加剧,反而是机构沽空这些国家货币与金融资产的更佳题材。”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强调说。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陈植

    声明:此内容仅为传播更多资讯,如有问题富民财经24小时内删除。

    大幅举债“双刃剑”凸显 新兴市场国家身陷主权债务兑付泥潭》由《富民财经》整理呈现,请在转载分享时带上本文链接,谢谢!
    Copyright © 2019-2020 富民财经 ·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BY-NC-SA 3.0 CN)
    投稿QQ/EMAIL 3335607165#qq.com(发邮件时请将#换成@)